当前位置:安徽子站 > 地方人物

两位皖籍“首善”谈金融危机

2009-03-12 08:57:10

    一位在“安徽慈善榜”常年排名第一,一位是社会公认的“中国首善”。余渐富和陈光标,两位皖籍知名企业家在参政议政、共商国是之余,他们对慈善、对财富、对眼下的金融危机,分别有怎样的看法呢?

  余渐富:当前做好企业也是行善

  “金融危机对我影响小”

  新安晚报:经济是最敏感的晴雨表,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,国际金融危机对您的生活有影响吗?

  余渐富:金融危机对我的企业而言,影响不大。但从目前来看,金融危机对劳动力的影响还是挺大的。一旦失业,社会将增加不稳定的因素。

  当前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以卖地、税收为主。地卖不动、税收也在减少,就业的机会就在减少,所以,解决这些问题更重要的是营造创业环境。当前解决就业也是行善

  新安晚报:您今年上会带来了什么样的政协提案?您的关注点在哪里?

  余渐富:作为全国政协委员,我多年来一直在呼吁减少束缚企业发展的“紧箍”,去年国家取消了工商行政管理费,但还有许多其他的费用仍在收取。因此,今年我带来的提案仍是有关民营企业发展的。

  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关心的是GDP、税收的贡献率,其实应当以当地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、失业率作为考核地方政府的指标。同时,我建议政府对创业者给予政策支持,鼓励创业,就业才有机会。

  新安晚报:你的财产在富豪榜上一直处于安徽领先位置,慈善榜上的排名是安徽首善。但去年汶川地震后,很多人再一次质疑中国慈善机制,对中国现有的慈善制度有什么好的建言?

  余渐富:中国的慈善事业渠道太多,有红丝带、光彩事业、春蕾计划等。有的慈善事业用钱来评估,30万就可以得个慈善明星的名号。慈善体制不合理就会伤害人们对待公益事业的热情。我认为,当前最大的慈善事业就是别把企业做倒了,企业健康发展才是最大的慈善,因为企业正常发展才能解决更多的劳动力就业问题。一旦企业发展不健康、没有做大,做毁了,失去就业岗位,就会给社会造成危害。

  规则第一,董事长第二

  新安晚报:您怎样看待“三鹿事件”?对企业家的诚信和企业的管理,您持什么看法?

  余渐富:我觉得,三聚氰氨事件有体制上的问题。我们现在的企业大多都是外行管内行,就像高校校长不懂教育、科学进步奖一半以上获得者是老总、著作大多挂的名字不是作者。

  一切都需要制度,所以我常说“规则第一,董事长第二”。我们企业的高管办公室里都有一份授权书,上面有四句话:你的权力是领导团队科学打造规则;你的权力是带领团队严格执行规则;你的权力必须在规划中量化;你的权力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。10多年来,我们企业一直在遵守这样的规则,最初很艰难,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来调整和建立这样的秩序。现在我一年不去上班,企业也不会有任何影响。科学的商业模式、以人为本科学化的管理模式决定了营利模式。小企业管理容易、赚钱难,大企业是赚钱容易、管理难。

  财产永远是社会的

  新安晚报:比尔·盖茨的裸捐现象引发富人财产处置问题的思考。我们很关注,您将来会怎么处理个人的财富呢?

  余渐富:财产永远是社会的,对个人而言永远是数字。

  新安晚报:一直以来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,您的名字是“渐富”,不是“暴富”,和你的创业经历很是相似,这个名字是一开始就这样起的吗?

  余渐富(笑):是的,我们家有兄弟三个,我是老大,父母起名叫“渐富”,老二叫跟富,老三叫真富。

  陈光标:做慈善,秀一点无妨

  一桶“财富水”我只要一瓢

  新安晚报:作为全国政协特邀委员,您提了向富人征收遗产税的提案,为什么这么提?

  陈光标:我提交了一个增收遗产税的提案,而且希望课以50%~60%的高额遗产税。目的是想通过一种制度来刺激富人把钱拿出来回报社会。

  很多百姓认为,先富起来的人多数“为富不仁”。其实,很多先富起来的人又认为想做好事却又“投报无门”。这个提案,就是为广大百姓得到先富起来的人的财富帮助而提供制度保障,有利于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。

  新安晚报:您曾经说,富人子女读名牌大学差一点可以收,但要交高额学费,用来帮助穷人的孩子上学。这个建议被媒体报道后遭到非议,您有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?

  陈光标:没有。我就是觉得中国需要帮助的人太多。如果能够这样做其实也是一种帮助的方式。

  新安晚报:您的财富观是什么?

  陈光标:一个人如果拥有快乐就活得有价值。金钱就是粪土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。生活中成为人们尊重的慈善家,比孤独守在存折上的守财奴活得更光荣更伟大。财富对我而言就像是一桶水,喝水是为了止渴,我只需要一瓢。如果这桶水慢慢聚成了江河,就应该与别人一同分享。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  只要做慈善秀一点无妨

  新安晚报:您被誉为“中国首善”,但中国很多人不信任慈善事业,认为很多慈善家都是做秀,您怎么看?

  陈光标:西方国家的慈善事业已经发展了200多年,已经趋向成熟和完善,但中国慈善事业的春天才刚刚开始。我认为,慈善事业怎么做都不为过。慈善事业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和包容。我们不要指责做慈善的人,哪怕是做秀也不要指责。一次两次指责,会打击这些企业家的积极性。绝大多数的企业家都是性情中人,他可能觉得不需要一次性捐得太多,分多次捐赠,这也没什么关系。只要是做善事,大家都应该多多包容。

  新安晚报:大家都说现在这个社会缺乏诚信,您觉得企业家怎么才能成为有责任感的人?

  陈光标:你说的没错。道德缺失、社会责任的淡薄都是问题。不诚信的企业家在现实中也还有很多。温总理说得好,要让企业家流淌着道德的血液。有良知、有感性、有灵魂的企业家实在是太少。这需要社会体制不断完善和监督体系的完善来推进。

  新安晚报:因为这场金融危机,西方的一些富豪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,极少数的甚至选择了自杀了结余生。如果你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,会怎么做?

  陈光标(笑):能挺住都是好汉,危机中有机遇。我不会自杀的。